1. <em id="fghsk"><tr id="fghsk"></tr></em><em id="fghsk"></em>

    <th id="fghsk"><pre id="fghsk"><rt id="fghsk"></rt></pre></th>

    1. <s id="fghsk"><object id="fghsk"></object></s>

             

              備受關注的廣東“鏈長制”落地。4月2日,廣東省戰略性產業集群聯動協調推進工作部署視頻會議宣布,全省建立實施“鏈長制”。

              所謂“鏈長制”,是指擇定地方經濟發展的核心產業,通過地方政府主要負責人甚至省市政府一把手擔任“鏈長”,以補鏈、延鏈、強鏈為目標的一系列制度設計。

              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單個生產環節的競爭已經被產業鏈所取代。產業集群的競跑,是現代經濟“大分工”基礎上融合的必然結果。

              從全國范圍來看,長沙是首個提出“鏈長制”的地區,浙江則是首個出臺“鏈長制”的省份。從提出時間看,廣東未占先機。作為制造大省的廣東,此時全面推進“鏈長制”有何意義?發力的重點方向又是什么?

              如何推進?省領導定向聯系戰略性產業集群

              廣東“鏈長制”首次亮相是在今年省兩會期間。廣東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探索實施“鏈長制”,培育一批控制力和根植性強的鏈主企業和生態主導型企業,構建核心技術自主可控的全產業鏈生態。

              “鏈長制”具體怎么實施?日前,廣東省制造強省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了《廣東省戰略性產業集群聯動協調推進機制》(以下簡稱《推進機制》),詳細闡述了推進方案。

              總體而言,廣東“鏈長制”建立以省長為“總鏈長”、省領導定向聯系負責若干戰略性產業集群工作制度。也就是說,廣東“鏈長制”由省領導掛帥,這與全國其他省份做法基本類似。

              但不同在于,廣東由省領導定向聯系20個戰略性產業集群,協調推進產業集群龍頭企業、重點項目和重大平臺等培育建設。

              去年9月,廣東發布《關于培育發展戰略性支柱產業集群和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的意見》,提出培育20個戰略性產業集群。

              “鏈長制”與戰略性產業集群的深度融合發展,是廣東的最大特色。按照方案,各集群負責單位牽頭謀劃成立集群服務工作專班,支撐省領導定向負責聯系集群的協調服務工作。

              如何確保廣東“鏈長制”有效推進?《推進機制》也是將其與戰略性產業集群協調發展。首要任務就是指導建立和完善戰略性產業集群“五個一”工作體系,包括一張產業集群龍頭企業和“隱形冠軍”企業表、一份產業集群重點項目清單、一套產業集群創新體系、一個產業集群政策工具包、一家產業集群戰略咨詢支撐機構。

              “省領導定向負責聯系若干個產業集群,有利于從上到下推動資源的縱向整合,實現產業協同發展”。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港澳及區域發展研究所副所長謝來風認為,“鏈長制”由省領導掛帥,可統籌內外部資源集中在產業鏈薄弱環節重點突破。

              優勢在哪?產業底蘊讓廣東有望“后發先至”

              “鏈長制”讓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如何協作有了新的內涵。具體到各個省市,體現更清晰。

              在國內,湖南長沙是較早提出鏈長制的地區之一。與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相比,除了高端裝備等領域,湖南產業鏈的整體競爭力相對不足,因此其通過以兩圖(產業全景圖和現狀圖)、兩庫(產業客商庫和項目庫)、兩池(產業資金池和人才池)、兩報告(產業鏈招商報告和分析報告)為工作基礎,打造優質完善的產業鏈。

              山東則是在2020年7月2日通過《關于深化改革創新打造對外開放新高地的意見》中明確提出全面推行“鏈長制”。山東中小企業數量多,但相對缺乏行業領軍企業。因此,山東提出分行業打造一批規模大、技術強、品牌響的“領航型”企業。

              作為最早在全省范圍推行“鏈長制”的省份,浙江與廣東在經濟發展特點上更為接近:營商環境優越,民營經濟發達,產業轉型早。在具體措施上與廣東也有相近之處:圍繞數字經濟、人工智能、量子通信等未來產業開展“建鏈”工作。

              回到廣東,市場經濟發達讓一批批粵企在世界經濟競爭的大潮中乘風破浪,這是廣東產業鏈的最大優勢。新形勢下,“鏈長制”讓政府更好發揮作用,彌補科技創新等短板。

              記者發現,多地在推動產業鏈發展上還有一個共同特點:發力數字經濟,推進產業數字化轉型。比如浙江借力較為完善的數字基礎設施,帶動企業實現裝備智能化;河南提出,將新型顯示和智能終端等10個新興產業鏈作為發展的關鍵點。

              電子信息產業大省廣東,同樣如此。數據顯示,去年廣東電子信息產業營業收入超4萬億元,連續多年位居全國第一;累計推動超過1.5萬家工業企業數字化轉型,帶動50萬家企業降本提質增效。

              穩產業、補短板,強長板、促轉型,成為各地“鏈長制”發力的共同方向。從“鏈長制”的提出時間看,廣東似乎未占先機。但是從實際內容看,不少舉措早已成為推進產業發展的“常規動作”。更重要的是,依托數十年積累的雄厚產業鏈基礎,廣東完全具備“后發先至”的強大潛力。

              

              “建鏈”進行時

              落地

              4月2日,廣東省戰略性產業集群聯動協調推進工作部署視頻會議宣布,全省建立實施“鏈長制”。

              特色

              “鏈長制”與戰略性產業集群的深度融合發展,是廣東的最大特色。

              推進

              以省長為“總鏈長”、省領導定向聯系若干個戰略性產業集群,協調推進產業集群龍頭企業、重點項目和重大平臺等培育建設。

              優勢

              依托數十年積累的雄厚產業鏈基礎,廣東完全具備“后發先至”的強大潛力。

              

              專家建言:從“鏈”出發,積極參與全球科技創新

              產業鏈在越來越多的省市不斷落地。

              一方面,這是廣東等省份主動參與世界產業競爭,助力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要舉措。

              同一個產業鏈上,依據不同區位空間、政策環境進行布局,實現比較優勢和規模效應,可以實現產業整體競爭優勢的最大化。

              廣東省社科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楊海深認為,“鏈長制”可以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競爭力,還可以加快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發展,推進產業集群數字化轉型。

              改革開放以來,人口、制造、貿易、基建、金融等經濟要素在珠三角、粵港澳大灣區高度集聚,實現了從成本優勢向著產業優勢、競爭優勢的深刻轉變,這在電子信息等產業鏈上體現尤為明顯。

              從歐美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電器、手機等“廣東造”早已是熱銷品。數據顯示,今年前2月,廣東出口機電產品5169.9億元,增長55%,其中,家用電器出口492.4億元、增長75%,手機出口401.4億元、增長21.5%。

              另一方面,通過關鍵技術等增強產業鏈韌性,最大化抵御各種外部沖擊的負面影響,讓生產環節得以穩定運轉。

              由于產業鏈往往涉及數十個環節,在空間上往往呈現“大分散、小集聚”布局,產業鏈的整體實力強大,就能通過龍頭企業等為補足產業鏈短板提供充分空間。這也是廣東乃至國內各個省份先后提出實施“鏈長制”的原因所在。

              廣東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副所長萬陸認為,廣東產業集群規模大,產業鏈條比較完整,市場競爭力比較強,龍頭企業比較突出。“鏈長制”的主要工作內容就是要打通科技鏈和產業鏈之間的堵點,發揮新型舉國體制優勢,加強科技創新和技術攻關。

              (南方日報記者:彭琳 王彪 劉倩,實習生:徐嘉琳)

            边做边对白在线播放边做,毛片曰本女人牲交视频视频,免费任你躁国语自产在线播放,亚洲熟妇大图综合色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