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fghsk"><tr id="fghsk"></tr></em><em id="fghsk"></em>

    <th id="fghsk"><pre id="fghsk"><rt id="fghsk"></rt></pre></th>

    1. <s id="fghsk"><object id="fghsk"></object></s>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亮城市的繁忙街區,四月的深圳又開始在溫潤怡人的春風中漸漸蘇醒。記者一行來到了位于深圳南山區蛇口赤灣的藍胖子機器智能有限公司。

              公司擁有活躍在智能物流領域的各種智能機器人。取貨機器人正在揮舞靈巧的機械手,有力搬取著各種物品;分揀機器人瞪大了“火眼金睛”,一絲不茍地實時識別形狀各異、大小不一的包裹,再將快遞包裹投入對應流向的快遞袋;碼垛機器人則孜孜不倦地高速碼放著貨物。這是深圳一家普通的人工智能公司。據不完全統計,在深圳從事人工智能的企業有1000多家。從來料加工的加工廠,到一座充滿“黑科技”的人工智能之城,深圳人工智能產業繁榮發展的“通關秘籍”究竟是什么?

              從“深目”的故事說起

              2017年歲末,一條名為《外公,天冷了,您在哪?孫女在等您回家》的微信文章刷屏了,深圳一名82歲老人的走失牽動著無數市民的心。這名走失老人在不到24小時被尋回,提供人像識別技術支撐、讓走失老人回到溫暖家中的“幫手”,正是深圳人工智能企業—云天勵飛研發打造的動態人像識別系統“深目”。

              2016年,“深目”在深圳上線。一年多后就大顯身手,不僅協助公安破獲各類案件2000余起,找回多名失蹤兒童,更將深圳龍崗打造成了全球首創“基于人工智能的安全示范區”。

              “至今,‘深目’已經協助找回超過300名失蹤兒童和走失老人。”云天勵飛公司副總裁鄭文先在接受《中國電子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深目’上線6年以來,深圳每年警情發案率同比下降50%以上。在2018年,深圳第一次實現了路面‘兩搶兩盜’的零發案率,這對于平安城市和老百姓的生活感受來講,是非常大的改變。”目前這套“深目”系統已經走出了深圳,走出了粵港澳大灣區,在全國近100個城市落地。

              “關閉消息窗,選擇03床,打開醫囑錄入。”隨著醫生的一條條語音指令,屏幕上的智能語音醫療信息系統逐一完成執行命令,儼然成為醫生的智能語音“小助手”。提供這套系統的是深圳市北科瑞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與醫療領域行業龍頭東華醫為合作開發非接觸智能語音HIS系統。

              與國外的Nuance、谷歌、蘋果、微軟和國內的科大訊飛、百度、小i機器人等眾多擁有全棧技術的智能語音企業不同,北科瑞聲更多專注于與特定行業結合的智能語音技術,如醫療、政務和交通等行業。北科瑞聲副總經理黃石磊告訴《中國電子報》記者,在面對不同行業間的行業知識壁壘、行業自己獨特的符號體系和術語體系時,智能語音產品要想理解并識別各種紛繁復雜的音頻信息并非易事,這也是北科瑞聲要直面的挑戰。而且,北科瑞聲計劃在工業互聯網的智能音頻上布局,實現基于語音的人機交互。

              深圳發達的制造、金融、物流等產業為人工智能產業提供了大量豐富的應用場景,加速了人工智能產業與優勢產業的結合和落地。深圳還在進一步拓寬人工智能的應用領域,面向社會征集推廣了60余個人工智能示范應用項目,覆蓋AI在制造、醫療、交通等領域的應用。

              在AI+交通領域,華為、騰訊發力自動駕駛,推出了業內一流的基礎軟硬件、車聯網和應用方案;大疆、速騰聚創、錨神智能的激光雷達共同加速了自動駕駛規模化落地:深圳智能網聯交通測試示范區在坪山正式啟用。

              在AI+金融領城,微眾銀行的AI信貸風險管理體系做到全國領先,AI智能客服可直接回答約98%的顧客咨詢。

              在AI+醫療領城,騰訊見影成為了"AI+醫療”標桿,已在全國百余家三甲醫院落地,疫情期間部署在湖北最大方艙醫院,以秒級速度識別新冠肺炎CT影像。

              在AI+制造領域,格創東智、思謀科技積極布局顯示面板制造、半導體制造領域生產質量管理系統,華星光電高世代顯示面板生產線等項目導入缺陷檢測的AI算法平臺。

              “根據初步統計,深圳人工智能企業超過1000家,產業規模超過1500億元,在產業規模、人工智能企業數量上均居于全國前三。”深圳市工業和信息化局新興產業處處長彭禮壽笑著對《中國電子報》記者說,“未來幾年,我們預計深圳人工智能規模還將保持穩步增長。”

              “鯤鵬展翅躍碧水”

              晨光熹微,記者一行人驅車前往深圳南山區的鯤鵬產業源頭創新中心進行調研采訪。該創新中心位于大名鼎鼎的深圳灣科技生態園。

              乘電梯來到大廈的高層,走進科技生態園中的鯤鵬產業源頭創新中心,一幅“鯤鵬展翅躍碧水”的畫面映入眼簾。眼前這扶搖直上九萬里的“鯤鵬”并不是古代傳說里的鯤鵬,而是鯤鵬計算產業的象征。

              在偌大的展館中,“鯤鵬產業創新源頭中心”幾個遒勁有力的楷體字格外顯眼。記者注意到,比起其他城市的創新中心,深圳的鯤鵬產業創新中心在名稱上多了“源頭”二字。根據工作人員的介紹,深圳鯤鵬產業源頭創新中心更注重從“0”到“1”的創新突破。鯤鵬產業源頭創新中心的解決方案架構師告訴記者,很多企業一直在用X86的架構搭建自己的信息系統,現在讓這些企業重新適應鯤鵬架構,重新做數據的適配,這就是一個從“0”到“1”的過程。如何讓一直在使用X86架構的企業向鯤鵬架構做適配和遷移,就是一件非常有挑戰的事情。

              該名解決方案架構師說:“很多企業一開始不了解鯤鵬,態度是拒絕的,我們就要通過不斷打造的標桿企業,讓更多的企業、更多的行業對鯤鵬架構建立信心,當企業對整個鯤鵬計算體系、鯤鵬計算產業生態有了了解,認識到進入鯤鵬生態大環境的好處后,才會愿意邁出從‘0’到‘1’這一步。”

              實現從“0”到“1”的創新突破,正是源頭創新的意義所在,它為整個生態提供首個應用案例,是“開墾隊”和“拓荒人”。

              在深圳南山區的鵬城實驗室中,由鵬城實驗室與華為公司聯合建設的鵬城云腦二期正在運行,它是算力規模超大、訓練速度超快的AI基礎設施。

              鵬城實驗室主任、中國工程院院士高文對《中國電子報》記者表示:“如果用超算做人工智能的服務,效率可能僅為AI服務器的二百分之一,即‘大馬拉小車’,會產生巨大的浪費。”目前,鵬城云腦在動態演進中,2019年完成的一期建設,算力達到120P;2021年完成的二期建設,算力已經達到1024P(每秒百億億次);后續還將繼續演進。從2021年之后,云腦已經實現全系統采用自主設計的芯片構建的大規模AI算力平臺,有4096顆AI處理器、2048顆CPU處理器,其中核心芯片是華為升騰910。目前在AIPer世界人工智能算力500排行榜中,鵬城云腦二期排名第一。

              高文認為,鵬城云腦既是賦能企業進行前瞻技術研發和產品研發的平臺,也是支撐“大數據+大模型”模式的技術源頭創新平臺。

              為了增強深圳算力,深圳超算中心E級機正在抓緊建設中,粵港澳大灣區數字經濟算力中心項目落地河套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

              此外,騰訊優圖實驗室、騰訊人工智能實驗室、中興通訊云計算及IT研究院等人工智能實驗室,也如雨后春筍一般合力推動深圳人工智能領域的加速發展。

              充滿希望的自動駕駛

              日前,在深圳南山區繁華地段的高峰期,搭載L4級別自動駕駛平臺的小轎車正在熱鬧街區中靈活穿行。這輛敢于挑戰鬧市區開放路況的小車不僅能繞行外賣小哥,還能禮讓突然沖出的車輛,進行高峰期換道和匯流。

              這幅科幻感十足的畫面讓人對自動駕駛的未來充滿希望,但目前,自動駕駛車輛要想真正做到無人駕駛,在深圳乃至全國的路上奔跑,仍是任重道遠。

              但無人駕駛無疑是人工智能應用皇冠上的明珠。深圳速騰聚創科技有限公司堅定選擇智能激光雷達賽道。速騰聚創相信,自動駕駛行業需要一站式擔當“收集者+理解者"的傳感器。速騰聚創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研發副總裁筱原磊磊告訴《中國電子報》記者,將激光雷達硬件、AI感知算法與專用計算芯片融為一體,能推動激光雷達加速向智能傳感器演變。

              算法的迭代對智能傳感器技術的演進提出了更高要求。筱原磊磊對記者說,在更高級別的自動駕駛中,司機不參與任何駕駛動作,系統必須獨立完成駕駛過程,感知系統不能出現任何漏檢或誤檢。在數據量劇增、各種極端情況涌現時,傳感器的智能算法、控制算法和輔助算法都需要提升。

              “人工智能,特別是機器學習,在日常使用過程中要持續學習極端情況,把自動駕駛系統做得更加完備。”筱原磊磊說。

              “為人工智能打造應用場景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們覺得應該把立法走在前面,例如智能網聯汽車的應用,深圳的立法初稿已經在網上公示讓大家提意見,反響非常大。”彭禮壽說,“現在自動駕駛技術不太成熟,但發展速度非常快,而我國總體來看,智能網聯汽車的自動駕駛標準和準入管理還處于非常初期的階段,有260多項要建立的標準,目前完成了大約50項,國家統一標準制定的速度會比較慢,所以深圳工信部門牽頭做了智能網聯汽車標準,推進準入管理,只要符合深圳的管理要求,就可以在深圳范圍內上路。哪個企業有技術能力達到我們的標準,就能拿到牌照進入深圳范圍內的道路行駛,立法就是我們先把這個大門打開,讓企業加速提升自己的技術能力。”

              “深圳樣板”的六個訣竅

              “人工智能產業鏈還有一些短板需要強化。”鄭文先對記者說,“基礎理論和技術研究、芯片等核心部件以及高端人才的引進和培育,是人工智能產業下一步發展所面臨的挑戰。”

              在看到產業整體存在的不足之處后,深圳通過不斷摸索與實踐,正在蹚出一條較為有效的人工智能產業發展路徑,有望成為基于人工智能應用中國方案里的“深圳樣板”。總結起來是六個訣竅:“建機制”“重投入”“補短板”“強應用”“優生態”和“育企業”。

              去年8月,深圳市將人工智能納入“鏈長制”產業,有了機制保障。

              在投入上,深圳市每年支持資金約2億元,同時吸引社會資本,組建了AI相關領域10余只產業子基金。在平臺建設方面,深圳市支持騰訊、商湯、華為、平安分別建設醫療影像、智能視覺、基礎軟硬件、普惠金融等4個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開放創新平臺和6個廣東省新一代人工智能開放創新平臺。

              為了補短板,深圳圍繞著大數據、云計算、機器學習、計算機視覺、自然語言處理等人工智能重點領域,組織開展基礎研究、技術攻關和關鍵環節提升,推動華為、平安、騰訊、云天勵飛等一批骨干企業持續創新。

              為了強應用,深圳人工智能應用創新服務中心率先打造數據開放的“沙箱環境”,匯聚各類政務數據資源10億余條,公開征集發布應用場景需求36項,實行揭榜掛帥,推動成果落地。

              為了優生態,深圳從人工智能立法入手,營造應用和產業發展環境,同時重點規劃了深圳高新區深圳灣片區和南山園區、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等十大人工智能示范園區。

              為了育企業,深圳形成了以應用層為主導,基礎層、技術層加快發展,龍頭企業引領帶動,細分領域骨干企業協同發展的格局。

              除此之外,在產學研合作方面,深圳還在進一步完善人工智能學科布局,深圳大學騰訊云人工智能學院已開設電子信息專業,廣東省類腦智能計算重點實驗室獲批立項,電子科技大學(深圳)高等研究院落戶。

              (中國電子報記者:張依依 張心怡 劉晶)

            边做边对白在线播放边做,毛片曰本女人牲交视频视频,免费任你躁国语自产在线播放,亚洲熟妇大图综合色区 网站地图